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迷奸  »  初识






  少时的感情萌动涩涩的纯粹而干净让人留恋年少好滋味「你不回家吗?」「喂……」「你是聋子阿!」我抬头环视了下四周,才发现教室里只有一个梳马尾辫的女孩子。她在和我说话吗?我推了下眼睛,朝她眨眼表示疑问。「说你呢!死人阿!」她粗鲁地叉着腰,莫名地生气道。「不回去。」我又低下头,继续看书。她好像叫林漪澜,有着很梦幻的名字的女孩。虽然我基本没有和班上的同学有过交流,但两年半的高中生涯,大部分同学的名字还是能叫得出来的。她是班上的文艺委员,一直是很活跃的风云人物,怎么也不会让人忘记她的。「臭德性!」我暗忍发笑,我觉得这个人怎么跟武侠小说里面的人物一样,刁蛮任性到毫不讲理。那时对于女孩子的了解,我大多来自于闲暇时读的武侠小说了。但是自那以后,我会不自然地常常把目光停留在林漪澜的身上。也许是到了男人的发情期了,我后来自嘲自己的猥琐偷窥行为。但是谁也不会想到那个女孩会是改变了我的一生的人,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。距离高考只有3个月的时间了,学校要求高三年级各个班级举办告别班会,并要搞评比活动。这对我们这些读书读到天昏地暗的高三学生来说可以说是噩耗了。谁也不肯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上。平时爱现的人现在都互相推脱,说不要出来献丑了,要录像下来,留在学校里太丢人了之类的话。而当时最没有办法推卸这件事情的就是林漪澜了,她是文艺委员,根本逃脱不了的责任。但是所有的节目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唱独角戏。即使她真的很有天分。在这个美丽的女孩的哀求下,我们班上的一些情窦初开的男生最后还是没有挺住。好不容易凑了8个节目,加上林漪澜自己的,还差一个。但这一个又去那里找呢?还是一个午后。「李云奇。」这个是我有生以来听到过叫我名字的最美丽的声音。我从瞌睡中惊醒,抬头,眯缝着朦胧的睡眼,红色的俏丽身影逐渐清晰起来。林漪澜凶巴巴地站在我面前,蛮横道:「你表演个节目吧!你也应该为班级做点贡献的。」我轻轻地弯了下嘴角,心道:自己这些年来为班级争取的荣誉还不多吗?基本每学期我都会得到年级的前三甲的。「你想要我贡献什么?」「你得出个节目,参加班级的毕业晚会表演。」她似乎很理所当然。「我什么也不会。」「唱歌总会吧,你没有那么蠢吧?」她轻蔑地扫了我眼,从头到脚地。我觉得忽然很冷,每次看到这种眼神,都觉得自己就象块破抹布一样给人嫌弃。「不会。」我粗声地吼了声。拉了拉厚重的校服外套,准备继续我的午觉。教室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我心里很郁闷,根本没有办法真的入睡了。趴了三五分钟,我气闷地坐了起来,猛地发现林漪澜坐在距离自己3排的前座,望着我。脸上有泪水未干的痕迹。我吓着了,第一次,我看到了女孩哭,而且好像是因为我哭的。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傻愣愣地看着她。两人就这么对峙了很久。终究还是她先打破了寂静。「干嘛对我凶。从来没人这么对我的。我又不是因为自己,是……」她说话还是有些抽泣,让我的心里有些不好受。我暗暗回想自己刚才是不是真有点过分的举动。「对不起。」我很艰难地吐出三个字。「对不起有什么用,还是没人表演节目,我真的烦死了。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,我也要参加高考的。我在为谁忙?」她似乎越来越觉得自己委屈了,又开始有了哭音。我有些不知所措了,道:「你别……你想怎么样,我真的什么都不会。」「唱个歌吧。也算个节目的。」她哀求地看着我。其实,我并没有骗她。我真的一首流行歌也不会唱。其他同学都有walkman之类时新玩意,我从来想都不敢想的。平时在家,父亲一下班就霸占着电视,根本轮不到我来看看的。所以我不是蠢,而是真的土。如果在这种表演场合上唱个国歌之类的爱国歌曲,肯定会被人嘲笑的。我受不了那种感觉,想都不敢想。但是眼前的事情,我如何面对林漪澜?「我真的不会唱歌,只会唱国歌,还有以前念小学时,老师教的一些儿歌。」我硬着头皮道。吃惊在她眼中一闪而过,但是足够触疼我的心里。跟很多穷人一样,我一无所有,只有一点自尊,所以总会象宝一样的呵护。「我教你好了。」林漪澜轻声道。我真的很想看不起自己,因为我也是个逃不过林漪澜魅力的小男人。「随便你吧。」似乎有声叹息从耳际掠过。







操老师影院,传奇色影视,快活林电影A片月黑之孽,伊人成人影院

上一篇:公交车的故事 下一篇:和丰满成熟女人的性爱

友情链接